文言文作文

2020-09-25 15:26:37  阅读 214 次 评论 0 条
摘要:

文言文作文文言文作文众善,吾为高一二班之郝迪迪。先,能立于此吾甚荣,在荣之时,我亦倍慰。以此亦谓之一创新,一挑战。故,吾欲竞选学生会宣传部部长。生朗之性,静果之事,文逊之风,此即为吾。论千古英雄,皆为付出才得以

  文言文作文

  文言文作文

  众善,吾为高一二班之郝迪迪。

  文言文作文

  先,能立于此吾甚荣,在荣之时,我亦倍慰。以此亦谓之一创新,一挑战。

  故,吾欲竞选学生会宣传部部长。

  生朗之性,静果之事,文逊之风,此即为吾。

  论千古英雄,皆为付出才得以回报。项羽,不惧刘邦阴险,垓下一战,立下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当鬼雄”的当之无愧;关羽,过五关,斩六将,水淹七军,单刀赴会,其英雄事迹千古流传;诸葛亮,受任于败军之际,奉命于危难之间,为世倾其心血,“功盖三分国,分成八阵图”。而我在前学同处宣传部,在广播站有二年之事历,我心与此定再创辉煌。我若得为宣传部部长,我当自娱诸活动,宣吾校优者校风,各班其荣誉,使吾校为一大体。与人和相,与师自通,为校尽力。孔子曰;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乐之者。初我爱此项,此乃是我进之也,更为我成事者。

  身在花季,无论遇何事,皆欲直腰板,义正辞曰;我可,因我年少!

  愿师能为我此,谢之。

  高一:郝迪迪

  

  文言文作文范文

  

  轩在轩志,余学书寝卧之室也。何以名之?盖余幼年易名,谓之虹轩,且世人喜以“轩”字为书斋宝号,是以余以此名之,以聊小趣。

  轩仅方丈见方,然余独居于此,甚显有余。轩南为一阳台,然轩不得日久矣,盖家母一勤劳好做之妇也,每浣洗毕则定将其暴晾如旗。故轩中少日,偶得之,必惜而如金矣。轩门坐北,门旁置一小桌以饭,家父每日奔忙在外,少得一憩,故只得周日午间,三口之家方可对膝而坐。即饭,父呷酒声,咂菜声,母低头食贝声,暴食以勺击瓮声,一时齐发,凡居家融融之乐可谓尽在矣。又夹余与家父互辩时政之声,每及高潮,母必立目叱曰:“饭否?尔等欲作口舌之战邪?”当此时吾父子须得作寒蝉之状,如不若此,母必掷碗投箸而去矣。贴南牖为床,乃余夜深神游之所也。盖余懒甚,每朝大都起即去矣,故远观吾床,一布衾如虬龙在卧,囷囷于上,中间各种书籍星布之,堆之如山,散之如沙。吾母叹谓余曰:“由此可观汝夜卧之姿也:必如野豚入洞,扒窝而藏之。”

  轩中多置书卷,家中什物,最巨者即二书橱也。陈书百卷,藏典千册,皦皦名著,湮没其间,皓皓佳文,充来此处。书香四溢,墨气纵横,斯乾坤须大,独余函之!此中多为吾祖信诚公毕生所集,书页菲黄,眉额俱在,观之如旧像历历。其余皆诸父并家中所赐。尚有一书台,然不得落笔,盖余常以书堆之,将溢,顾视无可置者。

  轩北为一明橱,多陈酒其间,或名酿或市沽,或老醇以蛇菌之物养者。家父每谓及此,必得意非凡,捋须拗首笑曰:“吾之珍宝尽陈焉。”家母深恶此等黄汤,几欲破之,然父止,未行。

  明橱上有一挂历,计日之物也。余懒,久不更之,是以其上竟仍为二月,父以指加余额曰:“外人视之,若此屋三月已未得人居耳。”

  书台对面墙为二图,一号世界,一号中国。余尝振气指此二图谓家父曰:“余将效诸葛武侯,未出茅庐而定三分天下。”

  好男儿当志在高远。

  

  计先生宏信,岛城二十五中高师也。学道精深,施教刚猛,而面相颇和。按前人度量,先生身高八尺有余,骨相茁壮,余曾学《史记》项羽篇,言项王能力拔山兮,眼前顿时浮现先生形象。如初学于先生者,不谙先生脾性,必觉悚然。初,先生命余答其提问,余声线颤抖,惴惴不安,诺诺答毕便额头薄汗。然授业三课之后,同学三五人不约而同对先生嗞嗞有声,余犹甚之。物理之学穷于究理,如3D影片,需立体思维,而我等女生平面已觉艰难,况立体乎!余最头痛最伤心学科即物理也。头痛者,学不渐进;伤心者,考分赧然。然自获学于先生,有渐就物理之堂之感,虽不及门,但见门之赫然大开,指日可进。

  先生授业少幽默,然循循善诱,脉络清晰,使人由自迷宫走出,豁然开朗。先生偶有调侃,故悬高题,逡巡教室,无一人应接,皆喑。此时先生感慨:“蠢矣!”吾等愤然,齐声不求答案,课后三五成群揣摩,有所成便齐声高呼,疾盼先生再现。然先生对吾等成就表面不以为然,却嘻嘻课终,吾等亦有春风拂面之感。先生治学严谨,对吾等不言而教。尤先生阅批作业,其认真细致实为余所遇第一人也。先生能在纷纷作业中找出些微差疵,所做批语时有长达数行,人人如此,不分厚薄,不厌其烦。吾班数人竟因之有此所好:翻看别人作业本,寻找先生批语。

  余自初中研习物理之学,每遇测试,偶有及格,别人怕鲁迅余秋雨,吾觉牛顿刺眼。然从师先生后,渐循渐进,屡上八十余分,偶有自命不凡之男生前来比试物理成绩,顷之低首而走,余有快感如历史书中所言上世纪四九年解放之兴奋。然先生从未赞吾片言只语,戒余学路有歧。余今始觉确如一穷叫花子,始有积蓄便沾沾自喜,尚未对物理之学有热爱之深。然急湍必自小溪,大成必先小有,拾级而上,必能登堂,然后入室。

  俗语说“天有不测风云”,下一句吾对“人有调动之忽”。二十五中领导总觉自己是棋中高手,顺手即将车卒调动,举大旗插小池,文科生惴惴焉,理科生戚戚焉。近日,二中领导进驻,余有解恨之悦,非为高攀,实为领导断我师徒学缘。

  师者,传道授业解惑。先生者,天地亲师,敬也!

  

  手机者,信息时代之标志物也。其形也善,其用也泛。一机在手,分居可闻亲友声,闭门可知天下事,闲以自娱,忙以减负,实乃古今之便利物也。纵昔时科技大家,中如墨翟、西如爱迪生,闻之亦必瞠目大惊,拍手而称善也。

  手机之用虽广,然众亦未皆称其善也。清明时节,余家有宴,亲友归,众宾至,围坐大桌,酒洌而肴甘,实盛事也。然席间不闻寒暄笑语,但见少小者人手一机,低头垂目,唯按键之声不绝于耳;而长者亦不免持机离席,于走廊低声私语,盖有生意联络也。席毕,余未见宴之欢也。祖母黯然谓余:“人情之薄如此,手机之过矣!”

  由是观之,凡今所谓高科技者,有其一利必有其一弊。譬如枪支弹药,可持之保家卫国、伸张正义,亦可持之杀人越货、逞己私欲。/而余以为,物之利弊,大抵在于驭物之人。驭者善,则用物于善处,故物善;驭者恶,则用物于恶处,故物恶。手机乃一通讯小器,善用则便利多多,恶用则乱心扰扰。呜呼,余尚庆手机之弊小矣,仅止于淡泊人情、疏远人心尔。倘若恶用电脑、枪械乃至舰艇、核弹者,轻则害人性命,重则毁其家国。科技之用,敢不慎乎?由是余有言:欲扬科技之利而抑其害,则驭科技之人,其责重矣!或曰:抑科技之害而扬其利,何以也?

  其一,须以长远目光观之。世之科技进步,一日千里,其新品之数也多、之用也善,丰富且改善吾辈生活于一瞬,为之欣欣然者,不计其数。然其深层、长远之后果——如人之交游、思之嬗变乃至后续之影响——观之者鲜矣。譬如昔者塑料袋现世,众皆喜其廉而便也,故人人用、日日用,待万千白色聚乙烯物或飘于空中或埋于地底,方悔环境污染之甚,晚矣。故欲使科技得其善用,则驭科技之人须有远虑,从持续之影响而非一时之利益深思之、熟虑之,方不致为其所劫。

  其二,须以高尚德行用之。纵有长远之计,然一心逞己利而无视他人者,亦无以扬科技之善矣。北京,国之都也,其苦雾霾之害久矣。以京人之智,无有弗知雾霾多起于汽车尾气也,然耽悦于出行之便利,贪恋于己时之可贵,鲜有弃私车而乘公交甚或单车步行者也。此即以德之不高驭科技而致善少恶多者也。故曰,欲使科技之利大于弊,多益而少害,则驭科技之人须有高德,以大局观之而非以一己之私用之,方可得科技之善。

  

  某日,沛公与项羽见于阴曹玉洁宫。

  项羽巡望数目,乃怒曰:“刘邦,小人也。想当年吾信任于汝,孰料终陷汝伏,丧吾命!汝知耻乎?”

  沛公婉然辩曰:“将军此言差矣,吾非小人之族,岂为小人之举?臣当年之举,乃应万民之心也!”

  “肆言!何为万民之心?”项羽愤然前曰,

  沛公从容应曰:“将军且息怒,容臣直言。”

  项羽握拳,“快快道来。”

  “将军记否?阿房之火,烧民财不计其数,鲁莽之举,伤民生不计其数;粗鲁之言,罪人心不计其数!”

  “放肆,敢说此言?”“将军息怒!初,民寄望于将军,孰料汝失民望,致灾民于水深火热。迫于此,臣唯有听命于民而至如此,臣真乃万不得已,非欲兵甲对将军,此诚为民济生也!”

  项羽渐有缓色,“吾乃君子,如此言是真,吾绝无怪罪之心。只是鸿门宴放生于汝,汝何不记恩?”

  “否也,否也,当是时,将军站于江畔,臣欲遣人快马加鞭救之,不料时辰已晚,臣见将军尸,痛不欲生!臣错也,臣错也,应早有先见,救将军以报放生之恩,臣请将军赐罪!”沛公乃抱拳跪于项羽前,项羽忙扶之“非也,吾之过,吾之过,错怪于君,君与吾仍乃世交!”项羽与沛公即饮于玉洁宫。

  旦日,玉洁宫选宫主,玉皇有意于项羽,项羽急荐刘邦,曰:“玉皇万岁,刘邦乃臣之世交,此人乃济世之才,高于臣甚多,望玉皇恩准引见。”乃入见,刘邦巧言善辩,博玉皇之信任,加项羽极力推荐,乃不费一兵一卒夺项羽之位。

  高中文言文作文

  高中文言文作文

  高中文言文作文怎么写?相信很多人都想知道吧?以下是小编为您整理高中文言文作文的相关资料,欢迎阅读!

  文言文作文

  余读《左传》、《汉书》、《三国志》,寻寻觅觅以求运道,成功诸法,然每见古之名士不得其主未尝不废书而叹焉。至如三国之李萧远作《运命论》曰:“夫治乱,运也;穷达,命也;贵贱,时也。”余未尝不涕泗横流,扼腕叹息曰:“古今之士、之贤、之圣岂受制于三者乎?至如仲尼受困陈蔡,李广难封,哀哉。”后余饱览古今贤士之文,远近名圣之迹,乃释怀,有三叹作焉:一曰士运在此不在彼,再曰士运在勤不在求,三曰士运在我不在他。谓予弗信,请见陈词如下:

  昔者仲尼学富五车、胸藏礼乐,遍施仁义欲以正道援天下于溺,学于郯子、师襄、老聃之徒欲以广其闻,周游天下欲以布其道。其志壮哉,其行壮哉,其言壮哉。然其时运不济,命运多舛,遍历七十国而不一遇其主,岂不叹哉!然其尊庠序之教,而有颜回出;修古之圣典,而有六艺作。其志彰矣,不然以我百代后一孤陋书生,岂得闻其名而后深赞哉。孟子曰:“人必自侮,然后人侮之。”人有不弃于壮志之道而后必有不知有处得之。此余所谓“士运在此不在彼。”

  战国之时,齐有孟尝田文,赵有平原赵胜,楚有春申黄歇,魏有信陵无忌。当是时,有志之士投之则中,未有不得意之人。余以为弗是也,孟尝之徒独养鸡鸣狗盗之徒,未有匡扶国家之才贤。是故苏秦散尽资才而不说听其言,后起六国而权倾天下。曩时其所孜孜求之而不得,当时尽有矣;曩时其所躞蹀之公卿门,当时尽开矣。富埒人主,权衡国君,谁得而当之?是矣王勃曰:“老当益壮,守(宁)移白道之心;穷且益坚,不坠青云之志。”此非余所谓“士运在勤不在求”乎?

  伯牙遇子期乃畅其意,相如因得意逐名汉武,商鞅得景监方说秦王。士运在人手乎?奈何以我之力,以我之学,以我之滔滔雄辩需假人之手?余思淳于髡闻之必仰天大笑,疑缨索绝。俞伯牙有绕梁之音,司马相如蕴绝世之才,公孙鞅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变法。韩退之云:“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。”窃以为余为千里马亦先已于伯乐矣。“士运在我不在他”昭矣。

  《诗》云: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”言天下皆慕圣德。《运命论》曰: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;堆出于岸,流必湍之;行高于人,众必非之。”又曰:“通之斯为川焉,塞之斯为渊焉,升之于云则雨施,沉之于地则土润,体清以流(洗)物,不乱于浊;受浊以济物,不伤于清。”又曰:“是以圣人处穷达如一也。”是也夫。余訚訚于此,欲作沛然之辞以广余意,终日孜孜不倦于古今典籍,所为何事?所拥何志?张载《日知录》志曰(《近思录》记张载言):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”

  手机者,信息时代之标志物也。其形也善,其用也泛。一机在手,分居可闻亲友声,闭门可知天下事,闲以自娱,忙以减负,实乃古今之便利物也。纵昔时科技大家,中如墨翟、西如爱迪生,闻之亦必瞠目大惊,拍手而称善也。

  手机之用虽广,然众亦未皆称其善也。清明时节,余家有宴,亲友归,众宾至,围坐大桌,酒洌而肴甘,实盛事也。然席间不闻寒暄笑语,但见少小者人手一机,低头垂目,唯按键之声不绝于耳;而长者亦不免持机离席,于走廊低声私语,盖有生意联络也。席毕,余未见宴之欢也。祖母黯然谓余:“人情之薄如此,手机之过矣!”

  由是观之,凡今所谓高科技者,有其一利必有其一弊。譬如枪支弹药,可持之保家卫国、伸张正义,亦可持之杀人越货、逞己私欲。而余以为,物之利弊,大抵在于驭物之人。驭者善,则用物于善处,故物善;驭者恶,则用物于恶处,故物恶。手机乃一通讯小器,善用则便利多多,恶用则乱心扰扰。呜呼,余尚庆手机之弊小矣,仅止于淡泊人情、疏远人心尔。倘若恶用电脑、枪械乃至舰艇、核弹者,轻则害人性命,重则毁其家国。科技之用,敢不慎乎?由是余有言:欲扬科技之利而抑其害,则驭科技之人,其责重矣!或曰:抑科技之害而扬其利,何以也?

  其一,须以长远目光观之。世之科技进步,一日千里,其新品之数也多、之用也善,丰富且改善吾辈生活于一瞬,为之欣欣然者,不计其数。然其深层、长远之后果——如人之交游、思之嬗变乃至后续之影响——观之者鲜矣。譬如昔者塑料袋现世,众皆喜其廉而便也,故人人用、日日用,待万千白色聚乙烯物或飘于空中或埋于地底,方悔环境污染之甚,晚矣。故欲使科技得其善用,则驭科技之人须有远虑,从持续之影响而非一时之利益深思之、熟虑之,方不致为其所劫。

  其二,须以高尚德行用之。纵有长远之计,然一心逞己利而无视他人者,亦无以扬科技之善矣。北京,国之都也,其苦雾霾之害久矣。以京人之智,无有弗知雾霾多起于汽车尾气也,然耽悦于出行之便利,贪恋于己时之可贵,鲜有弃私车而乘公交甚或单车步行者也。此即以德之不高驭科技而致善少恶多者也。故曰,欲使科技之利大于弊,多益而少害,则驭科技之人须有高德,以大局观之而非以一己之私用之,方可得科技之善。

  由此观之,手机者,有善亦有恶,或曰无所谓善恶,以远虑观之,以高德驭之,不以其废正务、远人情,亦不以其谋恶事、乱法纪,则必可得其利益而损其弊害。而天下之新科技利器,莫有普遍如手机者,故吾辈若以远虑观之、以高德用之,则科技百利而无一害之日,可待也。

  呜呼!吾等驭科技之人,其责不可谓不大也。故属文以记之,愿世间众生皆可扬科技之威猛而抑科技之恶陋也!

  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novmat.com/zwsc/7292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lg5466;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评论已关闭!